丝瓜app安卓版网手机版

天亮了。

苏昊睁开眼,头还有点晕沉。

昨夜发生的一幕幕,在苏昊脑海回放,一次又一次疯狂,一次又一次放纵,惊得苏昊坐起来。

偌大房间里只有他一人。

他长吁一口气,索米娅不在,不至于太尴尬,他轻手轻脚下床,穿衣服,准备悄悄溜出去。

以他现在的身手,神不知鬼不觉回到住处,没什么问题。

想到昨夜的事,他自责的同时觉得很蹊跷,那瓶香槟绝对有问题,索米娅班迪这对母子合伙坑他?

索米娅才寡居三个月,就算是如狼似虎的年纪,也不至于这么急切。

班迪?

苏昊皱眉,旋即苦笑。

十有**是这个徒弟把他给坑了。

“这是什么事儿啊!”

深秋时节在街头偶遇呆萌美眉

苏昊郁闷不已,上次是与那个叫李玟的姑娘,这次又与索米娅,看来他以后不能再跟女人喝酒。

做个专一的男人,真难。

可这不能怨别人,只怪自己把持不住。

难道他本性风流,坚持专一,是刻意的压抑,稍微刺激就暴露本性?

苏昊边穿衣服边胡思乱想,就在这时,大卧室的门被推开,索米娅走进来,搞得正在穿裤子的苏昊手忙脚乱。

索米娅瞧着苏昊的慌张样子,不禁笑了,越发性感撩人。

“对不起……昨晚……”

苏昊不知该说什么。

“不用解释或自责,你情我愿的事,不存在谁对谁错。”

索米娅走到苏昊面前,伸手轻抚苏昊胸膛。

苏昊心尖轻颤,眼前这女人虽不如赵婉晴那么媚那么美,但却能轻易撩拨他心弦,让他冲动。

极致的性感,极致的成熟。

自己好这口?

苏昊苦笑。

索米娅依偎进苏昊怀里,道:“班迪年纪小,却很聪明,他知道我需要你这样的男人,别怪他。”

“是我自己定力不够,我不会怪班迪的。”

苏昊说完,轻轻推开索米娅,想离开。

“人生苦短,我们不必苛待自己,昨晚清醒过来,我也自责愧疚,后来我想通了,顺心随缘,否则只会让自己痛苦,我想我死去的丈夫也希望我在这世上活的快乐,而不是孤独度过余生。”

索米娅说着话再次抱住苏昊。

三个月来,她与苏昊每日接触,不知不觉动了情,昨夜之前,她在压抑情感,不让自己胡思乱想。

结果班迪用一瓶香槟,使她“原形毕露”。

“你怎么知道我自责愧疚?”苏昊下意识问索米娅。

“昨晚,你一直用华语喊一个名字,我想那一定是女孩的名字,你很爱她。”索米娅凝视苏昊。

苏昊点头,深邃眸子泛起一抹忧伤。

索米娅感受着苏昊的忧伤,有些心疼苏昊,道:“我一个刚刚丧夫的女人,无数人瞩目的王太后,都能率性而为,希望你也能解开心结,洒脱面对这个世界,因为你是顶天立地的男人。”

“我得回去了,一会来回走动的佣人多了,指不定会被看到。”苏昊找了个索米娅无法反驳的借口,匆匆离去。

索米娅瞧着远去的苏昊,微微一笑,以后两人抬头不见低头见,他还能一直躲着她?

“刘蓓蓓……”

索米娅说出这个名字,华语发音有些生硬,她很好奇这是怎样的一个女人。

苏昊溜出帕碧幔宫,脑子里反复浮现昨夜的画面。

真是妖精。

怪不得贾利法国王始终宠爱索米娅,只娶了这么一个妻子。

苏昊腹诽。

李玟,赵婉晴,如今又多了个索米娅,苏昊为此心烦,索性不去想,径直去班迪的寝宫。

寝宫里。

班迪早早起床。

其实这小子一夜没睡踏实,生怕他老妈或是他师父来兴师问罪,好在一夜平安无事,不过他想到终究得面对这两个最亲的人,心里忐忑。

“陛下,早餐不好吃吗?”

服侍班迪多年的老仆人见班迪食不甘味,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
班迪摇头。

“陛下,哈迪德亲王来了。”

一位侍卫急匆匆跑入寝宫向班迪汇报。

班迪之前叮嘱过这名侍卫,他老妈或是师父来找他,必须第一时间通知他。

“真来了?”

班迪紧张问侍卫。

侍卫忙不迭点头。

怎么办?

班迪慌了,顾不上继续吃早餐,跑到窗边,打开窗子,想溜。

国王要跳窗。

侍卫和老仆人面面相觑。

“班迪,你去哪?”

苏昊走进来,恰好看到班迪一条腿已迈出窗子,气笑了。

“师父……我……”

做了亏心事的班迪尴尬挠头。

“过来!”

苏昊绷着脸,口吻严厉。

杵在一旁侍卫、老仆人,大气不敢喘。

“你们退下吧。”

苏昊瞥一眼侍卫、老仆人。

班迪都怕苏昊,这两人哪敢迟疑,退了下去。

“你说你……”

苏昊指着走过来的班迪。

班迪仰脸与苏昊对视,道:“师父,我看出我妈有点喜欢你,我也不想她从今往后守活寡,她需要倚靠,需要有人关心。”

苏昊道:“那也不能乱来!”

“事情已经发生了,师父想怎么罚我,都行。”

班迪说着话低下头。

“我说过,指不定哪天我就得离开。”

苏昊颇为无奈,不忍心辜负了一个又一个。

班迪低着头没再吱声。

“吃了早餐,记得蹲马步练气两个钟头。”

苏昊叮嘱班迪后转身往外走,事情已经发生,责怪十一岁的孩子,没有任何意义。

“师父,未来怎么样,谁也说不准,但是她跟你在一起的时候能开心,总比一直孤独苦闷要好,师父,别辜负她。”

班迪大声喊话。

苏昊没回头。

接下来一个月,苏昊尽量回避索米娅,可他身兼要职,且住在王宫,不见不可能,在无法入眠的夜里,苏昊也会想索米娅,回味那一晚的疯狂。

一天晚上,正当苏昊辗转反侧之际,房门被轻轻推开。

苏昊迅速起身,悄无声息出了卧室下楼,正好看到一名王宫卫士走入客厅,一步跨到这人面前,出手掐这人脖颈。

“啊……”

来人惊呼,是女人。

苏昊愣了一下,定睛细瞧,居然是索米娅。

一楼客厅没开灯,黑咕隆咚,加之索米娅刻意伪装还贴了两片胡子,苏昊没能第一时间认出索米娅。

“你……”

苏昊赶紧收回手。

索米娅顺势倒入苏昊怀中,主动索吻。